第623章 血月升,地狱出

祖安暗自窃笑,朱邪赤心似乎不好意思问他的问题。他自己最初的恐慌已经平息了。

竹协赤心说自己只是路过,显然是在撒谎。他心中有一个特定的目标。他的犹豫,以及离开书房前给祖安奇怪的眼神,让他相信这两者是有关联的。

所以,他先开口了。 “陛下对刺客闯入皇宫的方式极为愤怒。他也觉得非常奇怪,他们竟然找到了进攻的最佳时机,就在他刚好不在的时候。”

竹邪赤心顿时恍然大悟。 “这件事的确很奇怪。”他跟着祖安继续说道。 “只有极少数人会知道皇帝不在宫中。”

祖安叹了口气。 “所以,陛下才吩咐我查清是谁泄露了这些信息。”

竹邪赤心虽然猜到了那么多,但脸色还是微微一闪。皇上没有吩咐他和他的属下调查此事,说明他已经怀疑他了。

纵然他知道自己的主人是个可疑的人,但发现自己现在是那个可疑的对象,让他对自己的忠诚有些怀疑。

“我也是嫌疑人之一。既然你告诉我这些,我猜你就不怕我成为他们中的一员?”竹邪赤心好笑的看着自己的新部下。他很佩服这家伙在前往京城的路上的冷静,后来发生的事情让他更加惊讶。所以,当他听说皇上要封他为金令使时,他也没有半点反对。

祖安勉强笑了笑。 “你对陛下的忠诚,天下人皆知。再者,总司令,在去京城的路上,你对我照顾的很好,所以我显然理解你的品德。为什么会暗中勾结刺客?”

躲在窗帘后面的云剑月翻了个白眼。这家伙还真是吹牛。光是听他说话,她就畏缩了。

纵然知道祖安只是嘴上说说而已,但在竹协赤心的耳中却是乐此不疲。 “的确,我问心无愧。能得到一位兄长的信任,我由衷地感激。”

与此同时,他在里面叹了口气。就连这个他才认识不久的祖安,也是信任他的。而一直效忠于他的皇上,却已经对他产生了怀疑。

祖安惊喜万分。毕竟,奉承真的是一个强大的工具!这家伙刚才还叫他十一,现在竟然还叫他哥哥。

这么强悍的家伙,他绝对要抱紧!他的话可能被视为奉承,但也是真诚的。

皇上明明是要我们互相牵制,但我不是盲目相信的人。我为什么要献身于一个可能会一时兴起杀死我的人?

我们都应该联合起来...... 咳咳,我的意思是,让我们好好相处吧。人生最重要的是幸福。

所以他才会毫不犹豫地将皇上的任务告诉竹协赤心。这个人有没有泄密,不重要。最重要的是拉近他们的距离。

如果他真的和魔宗在一起,反正他们也是站在一边的。

当然,这件事他不可能告诉其他人。他与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不是朋友,也不了解他们的性格。与完全陌生的人谈论如此亲密的事情太冒险了。

他咳​​了一声,道:“大哥,你太客气了。我实际上希望您对如何处理此案提出意见。毕竟你是专业的。”

云剑月的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神色。 这家伙对自己的生活实在是太随意了。他竟然还叫竹邪赤心为‘大哥’!他恐怕是这世上唯一敢这么称呼竹邪赤心的人了。 [1]

红雷是不是被这家伙比该死的城墙还厚的皮给骗了?

竹邪赤心手指在桌子上轻轻敲了敲。显然,他的脑海里有什么东西在翻腾。对祖安的要求,他答道:“皇上既然让你负责这件事,他显然不想我插手。我有一些做事方式,可能对你没有好处,陛下肯定会发现的。大胆地进行调查,不要害怕。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,请告诉我。”

这次不叫他‘兄弟’,祖安就知道对方只是之前短暂地忘记了自己。毕竟友谊的发展是一个漫长的过程…… 我想我以后必须找机会邀请他去妓院。正如谚语所说,男人应该跳起来,一起战斗,一起逃,然后……

可这家伙的脸色是那么的白,那么的苍白。如果他在那里出了什么问题怎么办……我只会用脚开枪。

竹邪赤心叹了口气。 “我说得太认真了。毕竟我们是同志。我们互相帮助是很自然的。你觉得你的任务很痛苦,但我也很头疼。陛下要我查出那个女刺客在哪里,我却一点头绪也没有。那个女人似乎已经消失在了空气中。”

他对那天所发生的一切感到沮丧,这也是他与祖安交谈如此畅快的原因。他通常不会做这样的事情。

祖安心里冒出一个念头。 “你刚才不是说长发女子叫云剑月,是魔宗的宗主?”

“的确。”竹邪赤心点了点头。 “这些年来,我一直为自己的修为感到骄傲,相信除了陛下,没有人能与我相提并论。我看不起所有人,结果居然被一个女人打败了。”

祖安连忙安慰他。 “大哥,没必要这么沮丧。她毕竟是魔宗的宗主,说不定还比你活了几十年。输给一个老巫婆并没有错。”

幕后,云剑月挑了挑眉。她的表情有些奇怪。

你已经成功的钓到云剑月 333 点怒气了!

这家伙是个坏蛋! 多年以来,她虽然已经心有余悸,但依旧是怒火中烧。

竹邪赤心不解的看了他一眼。 “老巫婆?魔宗宗主的真实年龄谁也不知道,可她年纪比我小,怎么可能是老妖婆?如果她真的比我大,被她打败我也不会难过。”

云剑月嘴角上翘。朱邪赤心的话让她更满意了。

祖安得知她不是老妖婆,松了口气。 这很好,那很好。 

不过,他并没有放弃这个搜集情报的绝好机会。 “对了,你刚才提到她受了重伤。她的情人会来寻仇吗?大哥,抓到她就不能放松警惕了。”

情人? 云剑月觉得手痒痒的。等她痊愈了,她一定要好好揍这个家伙。

竹邪赤心原本严肃的脸上,浮现出淡淡的笑容。 “这么凶的女人,怎么会有情人?世上有哪个男人敢把她当成自己的情人?”

云剑月的呼吸急促起来,让她丰盈的胸膛微微一颤。要不是她能够完美地维持自己的幻镜幻境,说不定早就被竹邪赤心注意到了。

刚才他说的不错,可是和祖安是同类型的人啊!

祖安忍住了转身的冲动。 “云剑月要是听到你这样在她背后诽谤她,她可能会拧你的脑袋。”

竹邪赤心哼了一声。 “虽然我确实比她弱一些,但她想要打败我,也绝非易事。况且,陛下自己也给她造成了伤害。谁在乎她是否听到了这个?”

云剑月面无表情。她不是那种对自己的情绪轻率行事的人。在她现在的情况下,她不会和他战斗到死。

哼,这笔债我会记住的。

祖安强忍着想笑的冲动。 “她真的有那么凶吗?刚才在东宫的时候,她显得温文尔雅。即使戴着面具,我也能感觉到她是个大美人。嗯……她的身材看起来也不错。”

竹邪赤心蹙眉。 “私下说这种话是可以的,但你永远不能在公开场合说出来。万一被魔宗或朝廷发现,你们肯定会吃亏的。”

他起身走到窗边,望向西边的地平线。 “你可能不知道云剑月的恐怖,因为你太小了。当年,魔宗四面楚歌。前任宗主被陛下杀死,魔宗无主。魔宗的派系众多,没有一个首领愿意向另一个人低头。这导致了一场血腥的权力斗争,以确定谁将担任宗主的角色。

“正是那个时候,圣女云剑月大获全胜,迅速收服了其他派系。她把所有不忠于她的人都消灭了。朝廷对这个结果欣喜若狂。我们以为这场旷日持久的内讧会抹杀很多强大的强者,而且他们很容易被打败。然而,在云剑月的指挥下,朝廷大军被彻底歼灭。那场战斗是真正的血腥屠杀。无数朝廷派来的强者,都死在了她的手中,让她名声大噪。

“你对她的一瞥,或许让你觉得云剑月是一位女神,但亲眼目睹那场战斗的长老们,无不喃喃自语:‘血月升起,地狱出世’。”

祖安心中一惊。那个女人真的有那么可怕吗?

他曾拥抱她,有时甚至取笑她。他甚至喜欢她乳房的感觉。他不是确定死了吗?



1. 在普通话中,“老大哥”是一个半随意的词,用来称呼比你年长的男人。

上一章 下一章